软通动力
软通动力

软通咨询:大材不妨大用,大材何以小用

 

软通咨询在琢磨两件事。

第一件事是大材不妨大用。软通咨询琢磨着让专家顾问从繁琐的事项中解放出来。至少在手握大模型之后,软通咨询希望大才专家不再纠结于调研访谈、内容整理等,耗时而繁琐的事项。

第二件事是大材何以小用?软通咨询琢磨着让大模型融入小场景,并释放生产力。虽然面临算力成本、数据治理、平台选型、场景选择等一系列问题,但软通咨询笃信,这条路也一定能走通。

 

 

两个时代的叠加

 

其实,上述两件事就是一件事。AIGC加持下的软通咨询,将在业内率先重构咨询服务。

中国的咨询服务,伴随着信息化成长。尤其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咨询服务进入到黄金十年。那时的咨询专家西装笔挺,往来于中国各大城市,住着五星级酒店,只因为他们手里握着三件法宝

最佳实践、流程梳理、套装软件就是传统咨询服务的三宝。专家先是对照海外的最佳实践,给中国企业的未来画个大概模样;再比照最佳实践进行差距分析和流程梳理;最后通过实施OracleSAPSiebelPeopleSoft等公司的套装软件,完成企业的流程固化。其中,若有个性需求,最多进行小幅定制。

现在看来,如此三件套模式未免刻板和套路。但也无需否认那个时代,以及那一代人对产业的贡献。至少,在信息化起步初期,中国的企业可以摸着石头过河,可以踩着最佳实践开眼看世界。

但数字化并没有最佳实践

尤其在企业完成顶层设计,进入数字化转型的深水区,就更没有什么最佳实践杨念农是软通动力高级副总裁、软通咨询总经理。他关注到AIGC加快了企业智能化进程,并将此称为叠加时代企业正处于数字化和智能化的叠加时代。所有的企业都在摸索着将数字技术与应用场景结合,都在尝试着进行业务创新。

 

软通咨询三大业务板块

 

挑战也由此而来。

公司形成了管理咨询、IT咨询、解决方案三大业务板块。软通咨询应该是看清了叠加时代的当务之急。与此对应,就是杨念农所说的三大业务板块——相当接地气、有针对性、有连贯性的三大业务板块。

 

 

管理咨询脱胎于信息时代的传统咨询服务。只不过,彼时的套装软件,已经被现在的平台+应用取代。例如,用友YonBIP平台、金蝶云苍穹平台都是数智时代的代表产品。无一例外,用友和金蝶也都是软通动力的战略合作伙伴。

“IT咨询是软通咨询的核心能力,其业务范畴涉及数字基础设施规划和运营、数据治理、数据中台和业务中台建设等。而依托于软通动力,软通咨询还具备完整的解决方案能力,即有能力将所有的咨询规划落地应用。

咨询服务不是PPT,咨询服务更应侧重点立足于业务规划,而不是战略规划更进一步,杨念农点出了软通咨询的核心业务理念——已形成业务自闭环,逐步形成了更具数智时代特性的方法论。

其实,相比于脱胎于系统集成商、运维服务商的本土咨询公司,甚至相比于全球四大咨询公司,软通咨询的差异优势就体现在业已形成的业务自闭环,其很好地将管理咨询、IT咨询、解决方案串联在一起——既能提供咨询服务,也能提供方案落地能力,既能提供软件和服务,也能实现软硬协同。

另一方面,相比于传统咨询服务对照最佳实践流程梳理,软通咨询更侧重于企业的战略解读”——其总是能先理解和吃透客户的企业战略,进而自上而下地将企业战略解读和拆解为业务架构,再将业务架构拆解为应用架构和数据架构,并进一步对齐底层数字技术架构。

 

 

AIGC重构咨询产业

 

但这也只是开始。

“AIGC将深刻影响咨询服务行业。话锋一转,杨念农将话题引入人工智能。当然,这又包括两层含义:AIGC将重构咨询服务商,让专家顾问从繁琐的事项中解放出来,让团队的员工培训、知识管理更为高效;AIGC也将重构咨询服务业务,将大模型落地于小场景,并释放生产力。

其实,咨询服务就是知识扩大再生产的过程,而扩大知识始终高度于依赖专家。AIGC恰在此方面提供了全新的思路——大材不妨大用,大模型重构了专家的时间分配,蔓延了专家知识的覆盖

 

 

软通咨询是业内第一批,熟练应用AIGC工具的咨询服务商。AIGC加持下的软通咨询,已将大模型应用于团队的员工培训、知识管理,以更快速地构建知识图谱;软通咨询还将大模型应用于掌握和梳理行业动态,以更快地解决企业共性需求。

不仅如此。

AIGC加持下的咨询服务,也让专家顾问从繁琐的事项中解放出来。在此之前,传统咨询服务项目周期在3~8个月不等,其中涉及大量的调研访谈、内容整理的工作,AIGC则大幅提升了上述环节的效率。

举例说明:相比传统咨询服务拿着表格,找客户做访谈、画勾勾,借助于AIGC能力,软通咨询已推出诊断服务。不恰当地比喻,此诊断服务类似于初诊或急诊模式,可迅速找到和定位企业的数智化痛点。而且很难想象,完全依靠咨询专家的人工服务,在有限的时间,何以能让更多用户接触到此种咨询服务的价值。

除此之外,承接诊断业务,AIGC加持下的软通咨询,还正在将业务从头部企业,延伸至腰部企业。或者说,如小巨人、隐形冠军等企业更需要咨询服务。他们虽高速成长,但也面临生存压力,他们既面临产业共性问题,也需要有人来解决企业的个性问题。

软通咨询可围绕营销、供应链、售后、研发等特定业务领域,提供轻咨询杨念农所说的轻咨询,可以像轻骑兵一样千里奔袭,直达企业的当务之急,在此过程中,轻咨询也会提供数字化全景蓝图,但更会集中精力解决企业当前面临的痛点。例如深入财经域的数据治理,就可直达解决企业的财务共享问题。

当然,让专家顾问从繁琐的事项中解放出来,让咨询服务延伸到腰部企业,只是AIGC的价值之一。另一方面,不管是头部客户,还是腰部企业,AIGC也在重构咨询服务业务,重构应用场景。

 

 

只不过,挑战依然存在。

虽然AI算力还很昂贵,虽然每一次模型微调都代价不菲,虽然企业在构建场景大模型时,依然会面临数据治理、平台选型等一系列问题,但软通咨询一直在琢磨大材何以小用?软通咨询也笃信,让大模型融入小场景,这条路一定能走通。

在此之前,软通天璇2.0 MaaS平台的发布,进一步夯实了软通动力在AI应用领域的定位,为大模型应用落地提供了关键支撑。在此之后,“AIGC已经成为软通咨询所有解决方案服务的必备元素。软通咨询也一直在探索,将大模型植入最合适的应用场景。杨念农并没有回避AIGC面临的挑战,只是他已通过实践在解决挑战。

确实,AIGC时代的所有应用场景,都值得重构一遍,但现在的大模型还不能完全实现大材小用。此前,研究机构就曾进行测算,70B参数的大模型,落地成本在300~500万元。即大模型还不能完全适应小场景

但这并不能成为企业迈入AIGC时代的门槛。软通咨询现已经在实践,在成熟的解决方案和产品中,植入AIGC能力。例如,软通咨询已推助大模型落地于物流行业的智能装载智能合单智能派单等应用场景,在货车体积有限、载重有限的前提下,帮助物流企业最合理的多拉快跑,最高效地提升企业运营效率。

当然,AIGC大材小用,即建立场景大模型,就是数智化时代咨询服务深水区的典型特征。而解决方案唯有联合创新。对此,杨念农最后说:数字化转型还没有那么多最佳实践。尤其是数字技术与应用场景解决,并深入到场景大模型,一定是客户与软通咨询,联合完成应用创新。

公司新闻